热门文章

然后就不见了

伊戈尔很不愿意让这些脆弱的头骨漂洋过海,他想出了另一个计划,让托德和夏拉得到必要的信息。伊戈尔亲自去找医生,首先他们做计算机新层扫描,好让夏拉取得两个头骨的360度影像。然后他又求助于牙医。dna不只出现在骨骼和血液中,牙齿里也有,科学家为托德提取样本。伊戈尔把断层扫描、牙齿和其他样本打包运出去。

科学家分析后认为,萨娜可能不是山区的女野人,而是患有遗传病的人类。

最后传说萨娜遇到了镇上的仰慕者,生下了几个孩子。奎特就是其中之一,伊戈尔相信萨娜可能是真正的尼安德特人遗族。奎特则是混血儿――尼安德特人和人类杂交的产物。

伊戈尔说:这也许是萨娜的头骨,但也许不是,我不知道。必须经过分析才行。如果萨娜是尼安德特女子,则表明尼安德特人可能一直活到现在。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dna测试。纽约大学的人类起源研究中心会解开这个谜。这里的狄索托博士和他的助手夏拉会把奎特和萨娜的dna同尼安德特人的dna相比对。

在科布多,亚当和毕尔盖终于发现了线索,乌尔济是当地德高望重的猎人和牧者,他发誓自己曾经遇见阿玛斯。他带亚当和毕尔盖到他看见阿玛斯的地方。乌尔济说,他开车穿越偏僻地区时,突然间在路边发现一个陌生的多毛动物,它从车子前面跑过去,消失在岩石间,只留下脚印。乌尔济带他们来到他宣称看见阿玛斯的准确地点。乌尔济说:它就像人一样站着,就是站立的人,站立了两三秒钟,它很快蹲下,然后就不见了。

伊戈尔的办公室堆满了过去探险的纪念品。例如脚印和毛发样本。这是他们在帕米尔和阿尔泰山区探险时找到的。伊戈尔的收藏丰富,但最重要的是,他拥有重要的证据,或许能解开阿玛斯最大的谜团之一――尼安德特人还活在地球上甚至和人类杂交。

尽管萨娜的头骨可能是人类的,但她的下颚有点奇怪,这个女人相貌奇特。这里突出的地方和猿类似。到底是什么让萨娜的行为与相貌异于他人?

如果尼安德特人想避开大众的视野,蒙古西部当然是个好地方。石器时代幸存者的传说,在这一带流传了几百年,亚当的向导兼朋友毕尔盖将帮忙他一起寻找。

每个研?a href='http://www.xuexila.com/yangsheng/kesou/' target='_blank'>咳嗽倍贾溃炕髡叩闹ご士赡懿豢煽浚切枰氖怯辛φ木咛逯ぞ荨s懈龅胤交蛐砟苷业秸庵种ぞ荨d箍埔粮甓?middot;布赛夫相信地球上还有野人,他花了30几年的时间,试图找到亚洲的阿玛斯。伊戈尔自称为类人学家。也就是说,他研究的是多毛的灵长类两足动物,近似人类,但不是人类。刚开始只是兴趣,但如今成了他的职业。他每天到自己的类人学研究中心上班。伊戈尔在这里和三名属下出版书籍。一份简报和一个网站。

在19世纪,萨娜出生地一带的许多村庄受到呆小症的困扰,这可能是缺乏碘,或荷尔蒙不平衡所引起的。这种症状可能阻碍生理和智力的发展。但是按照当地的传说,萨娜尽管迟钝,但身形硕大。另一个可能的答案是多毛症。这种遗传病造成毛发过度生长。马戏团的长胡子的女演员往往患这种病。不过,大多数的多毛症通常不会让人全身长满毛发。但的确有一种多毛症会有这种症状。这种遗传病会使毛发蔓延全身,改变下颚和牙齿的外观。19世纪受这种症状困扰的人通常被称为狼人或猿人。

蒙古西部和俄罗斯的高加索山,有可能存在一支独特的生物。高加索当地人管它叫阿玛斯提,蒙古人称它为阿玛斯。其他的外号包括,森林人或野人。见过阿玛斯的人说,它像石器时代的人类,更甚于像猿。其实,许多人都推论亚洲的阿玛斯可能是尼安德特人的遗族。相信阿玛斯的人宣称有证据证明这种动物还活着,包括骨头、毛发和脚印。尼安德特人会不会有少数存活下来,还生活在蒙古和俄罗斯呢?

英国的神秘动物追寻者亚当戴维斯希望找到一个活生生的阿玛斯。戴维斯工作时间是法院调查员,但闲暇时间多半周游各国,寻找不为人知的神秘动物。戴维斯飞行了6500公里,从曼彻斯特到蒙古的前哨科布多。他的任务是寻找阿玛斯。

难道萨娜其实不是女野人,而只是出现了上述遗传病。只看头骨,夏拉只能做出大概的猜测。我初步的假设是,可能是某种遗传病使她面貌异常,智力低下。她可能不是山区的女野人,而是患有遗传病的人类。同胞先是排斥她,然后对她加以监禁和虐待。

1850年在俄罗斯南部,猎人在森林里遇见一个古怪的东西,一个古怪的多毛女野人。他们用网子罩住她,拖回村子,当地人以对待野兽之礼相待把她丢进了笼子里。

在托德和夏拉的纽约大学实验室,结果终于出来了。夏拉检查计算机断层扫描,根据头骨的形状对奎特和萨娜做出几点结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尼安德特人和奎特有任何相似之处。至于萨娜,有人假设她是尼安德特人的遗族。但从这个计算机断层扫描的侧影看不到任何证据证明萨娜是尼安德特人的遗族。

其中一个头骨,传说是一个叫萨娜的女人的。她的故事就是历史上着名的、有很大争议的阿玛斯传说。按照当地传说和神秘动物学报告,萨娜可能是19世纪中叶出现的阿玛斯。伊戈尔讲述了这个故事。

伊戈尔的包裹装满了牙齿,计算机断层扫描和毛发样本送到了纽约大学实验室,托德的助手很快开始工作,提取毛发和牙齿的dna。牙齿里的dna通常保存的很好。牙齿是人体最坚硬的部分,如果能钻进一颗牙齿里,很可能就能得到刚开始长牙时就存在的dna。同时,夏拉检查奎特和萨娜的计算机断层扫描。

亚当要乌尔济用纸笔画下他看到的东西,乌尔济画出脚印的草图,然后画出了阿玛斯的画像。有头发,两脚站立。看起来无疑像一个人。但有些地方不对劲。乌尔济的阿玛斯好像穿了长袍,脚印上只有四个脚趾。这在灵长类动物界倒是很少见。

根据当地传说,萨娜对乡村生活的服饰缺乏兴趣,村民想给她穿衣服,但她很不情愿。他们给她煮吃的,但萨娜拒绝了,还是喜欢吃生食。长久下来,当地人想教她干些简单的活儿,但萨娜只能学会最基本的技能。

2019-11-20 16:25

网站统计